“担担族”:把人生挑在肩上的流动商贩

“担担族”:把人生挑在肩上的流动商贩-担担族-省市快讯-荣发村 第1张

   一根扁担,担起两头生意。作为流动商贩的一支,“担担族”顽强沿续至今。如何在维护城市形象与保障生存权的夹缝中寻求平衡,已经逐渐演变为城市管理的一大命题。

卖草莓的侯大姐:甘苦两头担

    三月中旬,草莓熟透。一根扁担,两个箩筐,早上8点,56岁的侯大姐装上自家产的草莓,担起“家当”,挤上4路公交。1小时的车程并不轻松,上班高峰,即便将箩筐叠成一只,也要占掉两个人的位置,同车人的埋怨总是难免。

    两块白面馒头就是午餐,出门在外图方便省钱,买一瓶一元钱的矿泉水,侯大姐也要想半天。

   下午3点,来来回回的中心步行街,侯大姐已经走了近7个小时,簸箕上的草莓还剩大半,“有时候卖不完,一天只赚得到几十块钱,”今天收获不大,侯大姐脸露忧色。

    聒噪的人群在侯大姐身边频繁更迭,摩登靓丽的女郎,憨态可掬的幼童,侯大姐挑着担子,沉默地绕着步行街走,她的话并不多,碰到有市民朝担子头多看两眼,才会迈着急切的步子,迎向买主,殷切地询问“买不买”、“买多少”。

    走得实在疲了,侯大姐倚在树坛边,眼见着天色一点点变晚。4点场的电影刚刚放完,观众簇拥着涌上街头,谈论着晚餐去向。侯大姐裹腹的还是中午的两个馒头,记者送上小零食,侯大姐却再三推迟,无奈下已孙子做由头,侯大姐才忙不迭地道,“对头,对头,可以留到孙孙吃。”

    提到孙子,侯大姐一扫疲乏,眼睛瞬间明亮,“家里有三个孙子,最大的已经10岁了,”一边打理草莓“卖相”,侯大姐左右顾盼,随时提防城管找上门。

    休息不到五分钟,侯大姐突然迅速直起身,颠起担担,往巷子里头躲,50多米外,一辆城管巡逻车缓缓穿过人群。

红苕片加花生:“担担”中的老资历

    早上9点,家住市区的刘师傅准备出门,省掉挤公交的尴尬,“甩火腿”成了家常便饭。刘师傅今年50多岁,是拥有多年“资历”的“老担担”,家头没了土地,又不能坐吃山空,挑上头天从市场进的干货,一副扁担成了刘师傅生计的支撑。

    穿大街过小巷,上午的生意并不理想,“卖好多说不准,遇到喜欢的买主,一下就可以卖出多半。”刘师傅说,箩筐上的簸箕东西并不多,白色透明塑料袋,一袋红苕片,一袋花生,“我的东西简单,城管来了,袋子一收了事,他们也莫法。”对付城管执法,刘师傅自有办法。

    挑着担子沿到安昌路走,下午3点,最是好时候,是“担担”做生意的好时候,也是城管执法最密集的时候。与刘师傅约5分钟的交谈,他始终不愿放下自己肩上的扁担,随走随卖成为习惯,遇到城管能够迅速撤走,这种“老鼠躲猫”的游戏,是刘师傅的“必修课”。

    时间将近5点,再转上几圈,刘师傅预备打道回府,“有时候会打点零工,”刘师傅说,“空了就出来挑担担卖点小东西。”

野菜枸杞芽儿小背篼

    正午12点,气温升到19℃,市民纷纷涌上街头。对于杨大妈来说,好天气预示着好生意,背上早晨新摘的枸杞芽儿,杨大妈要去市区,迎接午饭后的第一个人流高峰。

   摊子摆到人民公园街对面,半小时内,密集的人潮将杨大妈的枸杞芽儿一抢而空,“这个野菜好,便宜又营养,好多人吃这个。”一头精干短发尽数白完,斑驳泥土黏在白色鞋底。“我一个人住,出来赚点零花钱。”一根塑胶袋垫在地上,杨大妈席地而坐,一边的背篼紧紧拽在跟前,杨大妈像看孩子样看着这只背篓。

空箩筐上的粗糙手掌 指尖上的一元钞

    下午两点半,红星路旁,一位头发花白的老汉,坐在门店旁的台阶上。怀抱斜跨的黑色钱包,扁担跟空箩筐打好结,紧随在跟前,粗糙的指根裂开黑色口子,曲起的关节紧紧扣住一叠纸币,指尖来回摩挲,钱并不多,尽是一元块票,却被老汉数得小心翼翼。

    老汉对面,有从魏城挑来的甜橙,有从丰谷担来的草莓,跟他们比起来,老汉是幸运的,早一点做完生意,就好早一点回家。

“担担族”:扁担后的双重尴尬

    一根扁担,担起两头生意。作为流动商贩的一支,“担担族”顽强沿续至今。唐宋元明时期的图画、戏剧中,常常露脸的货郎担,便是“担担族”的前身。陕西关中耀县一带,有挑着货箱出行的货郎,被人们称为“扁担客”。三峡民间故事中,一则“金盆杨”的故事,讲的就是四川货郎英雄救美,并在杨树下喜结良缘的传说。

    城市发展,“担担族”已难再立足。如何在维护城市形象与保障生存权的夹缝中寻求平衡,已经逐渐演变为城市管理的一大命题。从一根扁担两个筐,到箩筐下加筑四个轮子;从徒步前往人流密集的街道巷子,到端起箩筐挤公交。“担担族”也在前进,他们挑顾客的眼睛越来越精,自有自己的一套生意经。“等到草莓卖完,樱桃熟了又卖樱桃,”很多“担担”像侯大姐一样,知道市民要什么,喜欢什么,他们懂得变通,精明能干,自然赚得钵满。

   这些年,“担担”们的“精明”也用在应付城管执法上。“他们有他们的困难,但是城市形象不得不维护,”绵阳城管执法大队的工作人员说,“担担族”主要有两类,“对于自产自销的城郊‘担担’,还是以劝说为主,但有些冒充农民,长期挑担经营的商贩,我们会没收经营工具,进行批评教育。”城管执法思路清晰,但是人性化执法仍是难题。

    “担担”跟城管的关系近些年仿佛如同水火。但事实上,很多城管工作人员执法时,都会等到“担担”做完最后一单生意,再督促其迅速离开,遇到年纪大的,还会主动上前,帮忙扶起担子。这种情况,在绵阳的汉龙桥、人民公园门口并不少见,“他们好多生活有难处,我们执法也有不忍,”城管部门工作人员无奈地说。

    著名社会学家、中国人民大学法律社会学研究所所长周孝正接受法制网的采访时曾谈到,允许流动商贩的存在,说明这个城市有人性。如何人性化的管理流动商贩,2013年末,绵阳市城市管理部门作出尝试,12月2日,首批48辆便民服务车,在5个临时便民服务摊区集中上岗。

    目前,临时便民服务摊区已增至20个,“我们还是希望能够劝说他们到服务摊区,便民服务车只需缴纳1000元押金,不再收取其他任何费用。”城管部门介绍。人民公园、火车站、汽车站等一些人口密集点,近150辆黄色便民服务车成为风景线,既方便市民,又为流动商贩寻得好“归宿”。

    每一辆便民服务车要经过抓阄摇号,很多商贩又只是临时起意,短期经营,“担担族”自由、便利、活动性大的优势突出,自然生生不息,在底层百姓中蓬勃成长。高效管理与人性化管理如何兼容,又将是摆在城管面前的问题。

文章来自:四川在线-绵阳频道

» 本文链接地址:http://www.rongfacun.com/1305.html
 » 如果喜欢可以: 点此订阅魏城新闻、荣发要闻
美丽开放的荣发村欢迎您!欢迎社会各界朋友前来荣发村参观,有志之士前来荣发村投资经商!——荣发村党总支、村委会,绵阳市荣丽大枣种植专业合作社 宣
村民
互动
招商
投资
评论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