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城文化】绵州驿道考之自魏城五里桥、经七里坝、砂石包、宣化铺、万年桥到梓潼石

【魏城文化】绵州驿道考之自魏城五里桥、经七里坝、砂石包、宣化铺、万年桥到梓潼石-绵阳市-魏城新闻-荣发村 第1张

时间:2014年5月3日星期六

人员:锅铲先生、九天飞凰李戴。向导:吴继双(七里村3组、77岁)

因为对从魏城五里桥经徐家宣化铺到石牛的路线存在疑问,5月3日下午,我们进行了线路复核和新线路初步勘查。

一.到豆(窦)坪山李家山嘴山腰复核线路

我们对于五里桥、王家垭、豆坪山、李家垭、李家嘴、圆包包、欧家湾、吴家坡、徐家的线路产生了疑问。于是到李家垭下李家嘴半山腰查看石板路情况。

路基两米余,路上遗存石板不多,呈梯步,半米宽许,略欠规整,临高坎有石垒边。九天飞凰分析,这条路线比经过七里坝的路线偏、落差大、小气,不像“国道”规格,即便是条古道,级别也要矮一些。

二.重新走访,证实七里坝为驿道所经之地

我们请七里坝七里村(10村)3组的吴继双(77岁)当向导,并兼访同组的罗顺友(89岁)和4组的唐华云(83岁),三位老者的说法一致。

川陕路修之前的驿道路线:出魏城东门外,上牌坊梁唐陈氏牌坊,过长梁上,下圣泉院五里桥,过七里坝,到砂石包,从砂石包王家窖湾到双柏树后,下何家湾,经武家堰到徐家养生滩宣化铺桥,养生滩位置有龙王庙,过宣化铺后,先经白石垭,再到罗汉桥,罗汉桥在黄连垭附近,附近有庙,后至石牛。

吴大爷和我们一起行走了七里坝线路。七里坝,因坝长七里而得名。从五里桥到砂石包,分布了七里村(10村)1-7组。路右侧东南面圣泉院、豆坪山、烟袋山三山相连,坝山相接,形成王家湾、袁家湾、罗家湾、曹家湾四湾。左侧西北面坝中有翻水堰和小山梁,山梁分布有蛮子洞,再远,在绵梓路一带和玉珠村(11村)相接。

过五里桥为1组,又行2组,再行路左6组、路右7组,此段原有太平桥,现重建,不远左边6组,右侧3组,3组为村部所在。吴大爷说,自己几岁时,古道石板还存在一些,石板路在国道右侧东面几米位置,路两边全部是水田,古道石板所剩不多,有的半截在水中,自己曾多次在石板下摸鱼。89岁的罗顺友说,自己出生在1925年,小时曾走过石板路,也曾见证了108国道的修建。他说,石板路有一臂展5尺宽,修108国道的不是军队,是民工,修国道时,古道上的石板有的用来填了沟,有的用来搭了沟,有的用来面了路,有的被老百姓用在了房前屋后,新修的国道两旁,有很深的排水沟。罗大爷说,驿道从七里坝过,自己不清楚五里桥到豆坪山的路是古道,这条路是小车逃绵梓路过路费的逃费路。再行,左5组,右4组,到108与绵梓路相接的砂石包。

砂石包南依烟袋山,北接马鞍山,中间削山包为通衢,修108和绵梓路。绵梓路东西向穿过砂石包,西150米许有绵梓路收费站。此地为魏城镇和徐家镇的交界地带。

三.未走先考:砂石包双柏树经宣化铺到绵梓交界罗汉桥

从三位老者的口中,古驿道砂石包处有旧有双柏树。魏城街上的双柏树还在,砂石包的双柏树毁于上世纪50年代。这个双柏树,大约两个人才能拉手抱住。罗顺友大爷介绍,过双柏树后,继续过王家窖湾、何家湾、武家堰、到宣化铺街道,在养生滩过宣化铺桥,从龙王庙处,右走白石梁。

古驿道从柳塔村塔子坝和罗家大梁、石牛镇的安家湾过吗?罗顺友大爷否定了我们已走的这条路线。罗大爷强调了从白石梁经过,翻黄连垭过罗汉桥到石牛。罗汉桥附近有庙(华光庙?)。此说法与相关资料记载相合——

《云栈纪程》记载作者经绵梓交界万年桥到宣化铺的情况:……又西二十里,至板桥铺,又十里至石牛铺,又十里渡万年桥,至宣化铺。……”《蜀輏诗记》记:“二十六日。出含薰门,经潼水桥二十里,板桥铺。山路皆石板,荡平如砥,浓绿蔽冈。三十里,食于石牛铺。五里,罗汉桥,有寺在侧,青林粉壁,似法相云林。五里,宣化铺。桥下大鱼千百,投饵纷来,巨者背上翠苔厚寸许,西湖玉泉之翠鱼无此巨也。二十里,宿魏城驿。”《直隶绵州志.疆域》引旧志:“东八十里抵梓潼罗汉桥界。”又载:“黄连垭,治东八十里官道上,绵梓交界处。”梓潼县志载徐凝绩《修理南北官道碑记》:“官道北至演武铺交剑州界,计程六十三里,南至罗汉桥交绵州界,计程三十五里,上下其计九十八里。”又载:“万年桥,即罗汉桥,县南三十五里,旧系木桥,乾隆二十三年,知县程立本倡建,三洞两墩石桥一座,四十一年,知县朱簾重建,道光二十四年,县属职员罗文绛(?)具禀知州徐凝绩、知县周树棠批准各饬差局酌帮重建。”

以上证明,在古驿道之上,罗汉桥虽然不是递铺,但是因其处于县界位置,所以地位相当重要——绵梓交界的罗汉桥=绵罗交界的鸡鸣桥。

  四.初走初记:梓潼石牛铺

从砂石包到宣化铺,经白石梁、黄连垭、罗汉桥到石牛,驿道之路须步量。误行之程,先到石牛,现对石牛作一小考。

(一)古石牛堡碑

梓潼石牛镇,是梓潼县在剑门蜀道南段的第一个场镇。古石牛堡位于蜀道翠云廊南段起点,是坡去平来,石牛粪金的终点,处于梓潼县南大门位置,是古金牛道上重要的古迹和节点。 据《华阳国志.蜀志》及《蜀王本纪》载:“蜀王遣五丁力士开道,以迎秦王所赠便金石牛死于此”,故名石牛堡。据《嘉陵江志》载:“自剑阁以南至梓潼石牛堡,沿大道两侧,古柏千章。”民间有“秦川道,翠柏天,商旅兵家密如烟”之说。

到石牛,当然要说石牛。梓潼县志载:“梓南一舍之区,有山曰石牛,山腹有洞,洞口巨石蹲踞如牛。”石牛场镇北边蜿蜒的长岗就是石牛山。很早以前,山腰有洞,洞口蹲踞石牛一头,身长约1米,背负一碑,上记载其来历。唐武德年间,尚书右仆射杜如晦入蜀,经此作《古石牛堡》,歌咏石牛长年任其风吹雨打之状:“苔藓作毛随雨湿,藤蔓穿鼻任风牵。从来不食溪边草,自是难耕陇上田。”岁月流逝,石牛形体逐渐模糊直至消失。明末清初(?),乡人重新雕刻卧状石牛于南场口古蜀道旁山梁上,并建石牛庙一座。

在石牛场镇金牛路南场口、老108国道右侧东面,石牛庙边有古石牛堡碑。该碑所在石台之上,石碑、石牛、石栏、石狮、石缸俱有。古石牛堡碑呈长方体,0.98*2.1*0.2米规格,连同碑座、宝顶、碑侧槽等,有1.33*3.22*0.44米。其上阴刻正楷“古石牛堡”四字,字径0.5*0.4米,碑左右题:“大清咸丰八年(1858年)戊午、知县事张香海立。”碑侧卧两石牛,一新一旧,新牛雕刻于上世纪90年代,旧石牛115*54*48厘米规格,传为天然形成,实为清末雕刻,破四旧时,牛角有损。1990年11月,被公布为梓潼县文物保护单位。

(二)还未到访的蜀王亭

看官如有兴趣看看古蜀消失之谜,我特别推荐此文,http://www.confucianism.com.cn/html/lishi/16229280.html)

对另文所载的蜀王亭,还未进行考察——《古蜀道觅踪:石牛堡古镇》载: “老街后面是小七曲山,穿过小巷,沿着一条山路来到山上的蜀王亭,亭柱上左书‘凿江劈壤广木栈以连滇黔’,右为‘开山越险固石牛而通褒蜀’。 小七曲山上有《小七曲山碑记》上书:‘梓潼县城南石牛镇,地处川陕要道,为蜀道翠云廊之起点。传秦惠王欲并蜀,作石牛屎金以引道,蜀王遣五丁迎妇而开山,后山摧地崩,压五丁及五妇,唯石牛犹存,故其场为石牛…… ’ 

(三)到三圣宫

参观完石牛、石碑,下坡进老街。老街左侧西面临山,山麓街边有残存蛮子洞。老街上有穿斗篱壁老房尚存,在金牛路53号位置,有三圣宫。

三圣宫是古建、仿古和砖混相结合的四合院,坐北向南。北侧13块条石横砌、九阶石坎上殿,供关帝,三进三阔,柱头、柱间斗拱俱全,据说为近年所重建。大殿左边与古建老房相接。与大殿相对的南侧,则是歇山式木结构戏楼。

据庙中2002年碑记,石牛三圣宫始建于明代嘉靖十七年(1593年)戊戌,只正殿三间,左右厢房各一间。明崇祯十六年(1643年)乙酉,张献忠派部将艾能奇、张化龙率大西军与李自成部将马科激战于梓绵间,时部分毁去。清乾隆四十三年(1778年)戊戌,知县朱簾批准当地商民重建石牛场,由西秦会倡导。该会陕西籍富商刘氏义兴成号带头出资,广东籍本地士民捐助重建三圣宫,在七级台阶上重建正殿六间,木结构,单檐歇山,盖素筒瓦、小青瓦,西面三间,中明间设斗拱六朵,现存殿内,泥塑关羽、张飞,青黄二龙。嘉庆二十年(1815年)乙亥,知县刘国策任内修木结构歇山式乐楼,乐楼在文革中被拆,剩框架椽柱。道光九年(1830年)乙亥,知县满族人王振任内,修建两侧厢房各六间,塑灵官、修山门等,形成院落。建国后,或作民房,或作农机站,大部分毁于1998年洪水。

殿中存清碑三通。一通上圆下方,中劈两半,碑额雕双龙,碑身风化,字迹脱落,仅剩60余字,为乾隆四十三年《石牛堡兴场碑记》。一通为同治七年上元胜会碑记,其载因会设花生斗之事,颇有趣味:一是花生是美洲舶来引进品种,二是所设花生斗是否说明了,花生是古石牛堡的主产粮食。一通小楷刻字,所刻内容较多,暂未翻译。

石牛堡兴场碑记(士民)

梓邑城南三十里,有巨石蹲踞如牛,志所谓“苔藓为毛藤萝穿鼻”者也,因名其处曰石牛堡。地当南北通衢,上距邑城、下至魏城驿,均三十里。附近居民日用布帛、菽粟、农器、耕牛诸物,咸愿就近赶集交易,免致远历。愿具此衷而不敢请者,有年矣。岁壬辰(1772年),邑候朱公莅任兹土,问民疾苦,兴利除弊,百务具兴。耆老吁诉前情,公欣然从之。于是,相度形势,辟除草莱,修葺坊店,建立市场。复为申严保甲、稽查奸究,而百货辏集,近悦远怀,歌颂之声洋溢道路。诗云:乐只君子,民之父母,以此体察民隐也。又云:有斐君子,终不可谊兮,以此德被民心也。二者,公实有焉,爰述其事,勒诸贞珉,以垂不朽。乾隆四十三年(1778年)仲春记。(据县志,上潼断)

梓潼石牛场三圣宫因上元胜会设花生斗碑记

石碑长方形削角,额刻“万古流芳”,正文:原夫举事宜公、奉神宜敬。我场地踵圣迹,夙号仁里,理合输忱,上/答神庥。爰有上元胜会,历年自正月十四日恭迎帝君下山,建醮/演戏、以昭诚敬,二十日送圣回山。所该一切支费,仅惟在场帮欸零/厘,尚不敷用,乃筹设花生斗一把,历今多年,事虽公举,例干私设,若不/遵式预立章程,恐日久弊生,隙抵间穿,补漏不已,晚乎!是以将斗据实/呈禀,肯赏永远,遵行在案。沐恩批准既属,合场公典议置、妥协,着予/立案,将斗呈验、过朱、给发、较准官斗‘上元胜会’字样,并烙钱火印,外囗(氵复)/出示晓谕,仰该场绅民、首事等。每年经理秉正济公,务各慎重,以昭远/迩,仍仰附近绅民及买卖花生人等知悉,亦各遵照给发官斗,照常过/捂抽取行资,以敷上元醮演费用。该场远近买卖花生人等,不得纵横/、把持、刁难;斗户等也不得藉斗为名,希图自肥。致干并究余等,既蒙批/示赏准,遵行在案,特恐世远人遥,保无有射利之徒,妄生觊觎之心,改/轨易辙,把持行市,侵夺斗张,今兹善举,即后世流弊。故鉴碑镌石,以示/久远,用昭后人,同心永祈合场吉庆、四野清平、神人以和、百福/骈臻。其事始愈久而愈光耳,是记。刘义兴(撰)禀请首事:罗克枢、黄西岐、魏洪顺、冉居敬。街约:王顺、吴永富合场等。大清同治七年(1868年)岁次戊辰春二月十四日公立。(据碑刻)

(四)还未到访的陕西会馆

其时,石牛场上百多家,大多是陕西来内地经商,组织同乡会,自嘉庆年间创建正殿,中供关圣帝君,后修拜殿、走廊,其中一个叫兴成号的布庄出资最多。

从县志所载四通碑记内容看,陕西会馆就是文昌行祠,始建于嘉庆11年(1806年),在道光、咸丰年间不断发展壮大。后续资料暂缺,但查看地图,陕西会馆赫然于石牛场镇金牛路右侧东面,所在地名小七曲山。

绵州志载,娄钟为云南拔贡,道光十九年至咸丰元年任绵州州判,善书。绵阳西山的赑屃驮碑《蒋琬传碑》堪称绵州碑刻精品,据说就是州判娄钟为知州李象昺代笔。陕西会馆中的石碑若在,当值得一看。

对照县志翻译,几天乃成。上潼人全程勘误断句,深表感谢。

文昌行祠募化工竣碑记(士民)

凡事非合数百家之糜费,创建必难有成;非积数十载之经营规模,必难大备。地不厌其小、人不厌其远、时不厌其久、用不厌其多。孰为之?前孰为之,后乐善不倦,乃岿然为祠庙之钜观。匪直人力使然,其神圣所凭依乎?梓邑,实为文昌敷化之区。治南,旧有石牛堡,地通蜀秦,客商络绎,居民百余户,秦人较伙。自嘉庆丙寅(1806年)创修正殿,中供关圣帝君,约费千金,名曰陕西会馆。美哉,始基之矣。迨道光戊戌之岁(1838年),复建拜殿及两厢房、石坎、台阶尽益,其阙青蚨三千余缗,毕出于刘义兴成号,寝加、寝盛,何秦人之乐善也。自时厥后,本邑居民慕乐善之风踊跃奋兴,同襄善举,或塑神像、或立山门、或置舞榭,勒石纪事,计费又一千有奇。洎乎乙巳(1845年)之夏,而大工蒇焉。今夫荟扶舆之奇秀,极旷代之尊亲,惟巴西多奇山水,而粤区神皋,更以七曲山为最,郁郁葱葱,佳气流形,巃嵸崔巍,既陶既甄。居是邦者,觉一草一木,皆文昌所呵护也,一身一家,皆文昌所帡幪也,古刹虽多,神道不齐,皆文昌之精灵所系属也。作庙于兹舍,文昌何以仰渊源崇飨祀哉。我皇上御极之元年,南北西省众姓于陕西馆内募修。梓南,距城三十里,有山曰石牛,山腹左右有洞,洞有巨石蹲踞如牛,诗云:‘苔藓作毛随雨湿,藤蔓穿鼻任风牵。从来不食溪边草,自是难耕陇上田。’乾隆四十三年(1778年)士民请示邑候朱公兴场设市,名曰石牛堡。

小七曲建庙记(娄钟)

石牛堡小七曲山,山脉来自石牛,长岗蜿蜒,雁门在右、天马在左、卧龙对峙、双峰拥后,诸山来朝,势若星拱。咸丰二年(1852年),余署理邑篆,过境观瞻,见其地雄胜,因建桂香以及家庆堂等庙,皆效七曲之规模,名曰小七曲山。谚云:半麓弯环,七曲一般;不染俗境,自是仙寰。(据县志,上潼断)

石牛堡文昌行祠碑记(娄钟)

梓潼县石牛堡文昌行祠鸠工年余,约费千余缗,未竣,适壬午(道光二年,1822年)夏,余承乏斯土,爰与同寅诸僚暨四境之乐善者,缮簿募捐,庀材缩版。公暇,览地形、酌宇向,乃改拜殿为灵官楼,移廊为僧舍,附祠为客厅,画变态乎其中。复购郑牛二姓地,创家庆堂,溯世德也,修天尊殿,凛明命也。土木频兴,不求工师奇技,神明非一,不杂释氏法轮,由辛亥(1851年)经始,至癸丑(1853年)秋讫功,虽移篆太平,六月莅任,而六弟鈖尚克始终其事,偕邑人士相与,以有成抑。是役也,屋不呈材,墙不露形,大厦耽耽,崇台数层,共需费二千四百余缗。统前后数十余年,核算之几盈万矣。余于是愈叹构造之难,而惟神圣所凭依者,不以地之小、人之远、时之久、用之多,遂荡然同归于尽也。今虽匏系他邦,仓皇戎马,而虐民酷吏,兢兢奉帝君之诚于弗衰,岂仅梓邑居民蒙庥荫于乡曲开乎?既序其巅末,并胪列捐资名姓,镌镂贞珉,为乐善者劝之。(据县志,上潼断)

石牛堡金化山文昌祠碑记(张香海)

梓南一舍之区,有山曰石牛,山口有洞,洞口巨石蹲踞如牛。唐人诗云:‘苔藓作毛随雨湿,藤萝穿鼻任风牵。从来不食溪边草,自是难耕陇上田。’旧传以为秦惠王欲并蜀,作石牛粪金以引道,诱五丁迎妇而开山。帝君不忍蜀亡,乃摧山压丁保蜀。行化其在斯乎?故其场曰石牛,山曰金化。文昌行祠之建,志圣广也。或曰此傅会之说耳,夫帝君九十六生,百千万化,诗歌孝友、德普宏仁,固大有功于国家,而非同释道之象教也,祭奠颁于朝廷,声香遍布中外,凡城市乡镇,咸崇奉焉。况此地山连七曲,境入全川,尊而祀之,报而赛之,亦固其所,则其地之是非,事之疑似,可弗问矣。缘自咸丰元年(1851年),神忽临焉,附语祝尸,炳灵显化,一时咸通,四方响应。官商客旅,垆袅龙涎之香;黎庶妇孺,道饶凫趋之盛。不俟沿门托钵,早已遍地施金。同称为小七曲山,曰文在兹乎、神在斯乎、盍肖七曲规模而创专祠乎?囗囗囗囗会长囗钦明囗之囗囗囗后地以囗给基。功甫兴,适绵州判晓林娄公钟来署邑事,过境谒庙,喟然叹曰:吾不意,帝君之灵异若斯也,何其宫阙山麓,俨如梦中状乎!周视之,见其基址太狭,因倡捐置。买牛、郑二姓地各一段,嘱弟职员娄鈖同囗囗首事,连修桂香、家庆堂等殿,并龛座楼庑、神厨客厅,器用具备。三年工竣,左迁太平县知县,固因勒碑自记。嗣有潼绵各地善士捐修玉皇、天尊等殿,以及内垣外墙,以功多兼竣而止。至咸丰七年余,复由酆莅梓,与少尹爱棠赵公复为倡捐助费,始告厥成。噫,是役也,举与咸丰元年(1851年)春,而成于咸丰七年(1857年)秋,计次第捐修之项,约近万金。非有诸善之士之踊跃,则无以克倡厥始;非有娄公之钦崇,则无以克善厥中;至余与赵公极力赞成,因而得以克成厥终。语云:莫为之前,虽美弗彰;莫为之后,虽盛弗传。余与赵公未容掠美前任,众绅谆请余为撰碣,以垂不朽,而诸君子乐善不疲之意,亦未容没也,因为记。(上潼断)

     (四)上潼人出奥赛级别的断句题目——

  【 宋醇祐乙巳制置使余侍郎遣都统制张实总师城巴为兴汉之基主兵监修总管刘汉立谭渊钤辖张虎臣陈兴路分曾友端权旺霍舜臣刘成路将刘文德徐昕安忠巩琦孟俊徐立拨发壕寨王成汪仲李德】

【宋淳祐乙巳,制置使余侍郎遣都统制张实总师城巴,为兴汉之基。主兵监修总管刘汉立、谭渊。钤辖张虎臣、陈兴;路分曾友端、权旺、霍舜臣、刘成;路将刘文德、徐昕、安忠、巩琦、孟俊、徐立。拨发壕寨王成、汪仲、李德。】

【另附】:梓潼县志相关内容大体位置:石牛小七曲297梓潼驿递334古迹291石牛堡兴场碑记602修南北官道碑记641邮政钞札127

(李戴于2014年5月10日记) 

» 本文链接地址:http://www.rongfacun.com/1961.html
 » 如果喜欢可以: 点此订阅魏城新闻、荣发要闻
美丽开放的荣发村欢迎您!欢迎社会各界朋友前来荣发村参观,有志之士前来荣发村投资经商!——荣发村党总支、村委会,绵阳市荣丽大枣种植专业合作社 宣
村民
互动
招商
投资
评论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