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城文化】探访魏城通济桥碑——一通距今830余年的宋碑

一.初访不遇,再访结缘
    某年某月某日,在魏城西门外护桥寺处幸遇双柏树,而寻宋代通济桥碑不遇。因知此碑者甚少,我只能猜想它仅存在于某个陈列保管室。
    2014年4月19日,再次探魏城双柏树,就在准备离开时,偶然从柏树边的住户大姐口中得知通济桥碑就在护桥寺中。在她的引领下,我们见到了那通高高耸立的宋碑。
    见与不见,它都在那里,缘分使然。
【魏城文化】探访魏城通济桥碑——一通距今830余年的宋碑-双柏树-魏城新闻-荣发村 第1张
二.魏城鹤牌坊,千年古道标志
    古驿道相伴红岩子河,从龙门桥行至魏城西门外红岩子山嘴,与北来的魏柳河相汇下流。两溪河交汇地带,有古柏树一棵。树旁有碑记:“魏城镇西门外双柏树,又名活(当为“鹤”)牌坊,接川陕道翠云廊。历经千年仍枝繁叶茂,风景万千。立牌以示保护。——游仙区林业局、魏城镇人民政府。”树干挂标牌:“绵阳市游仙区重点保护树木:柏树。编号-NO.063。——绵阳市游仙区人民政府。2009年12月。”经测量, 树围210厘米,直径约60厘米,树周有八角石台保护,石台边长106厘米,高72厘米。
    双柏树为什么会叫“牌坊”?牌坊还前缀“鹤”字呢?原来这里曾有两棵大柏树,两树分立古道两侧,枝叶繁茂,上部相互靠拢掩映,整体俨然一座牌坊,加之树上也常有飞鹤停留,乡人称之为“鹤牌坊”或“牌坊柏”。
1976年,因运大型机械无法通过,经请示省革委,将右面南侧的柏树砍伐。双柏仅剩一棵,但是双柏树的地名仍然保留了下来——双柏树街。
【魏城文化】探访魏城通济桥碑——一通距今830余年的宋碑-双柏树-魏城新闻-荣发村 第3张
双柏树载种于何时呢?《绵阳城乡建设志》37页介绍,此树和翠云廊古柏为同时栽植,为明正德年间剑州知州李璧倡植道旁,迄今400余年。
   三.距今830余年的通济桥碑现身护桥寺
    济桥碑有新旧两通,新碑是近时按1:1比例翻刻,新旧背靠相依,外以玻璃罩封闭。地面以上通高3.13米,宽1.07米,厚0.29米(与资料数据2.74*1.01*0.28米有出入,待重测)。碑是南宋淳熙庚子年(1180年),魏城知县尹商彦书,碑额篆书,碑文为颜体佳作,记述了兴建通济桥的起因、经过、桥的结构和规模,距今已经830余年。此碑于1954年,被一单位取石打断后,由韦伟老师负责修复。此碑现已风化严重,如碑额“魏城县建通济桥碑”仅剩“县建”二字,碑面刻字也多有脱落。虽如此,其仍然不失为研究地方史和古代桥梁的实物例证。1985年,通济桥碑被公布为县级文物保护单位。
    同治《直隶绵州志》载:《宋魏城知县尹商彦〈通济桥记〉》——
    魏城县建通济桥碑
   由西蜀道长安、道襄汉,毕出于魏城县,车舆步骑,往来襁属。县缭大溪(?谷),深二十尺,广六倍,官旧为梁,丛木垒土,岁涨潦不能支,荡去。吏循故牍,征木于民,得大小六百章,乃复就。民劳于成毁,病之。而贩负细人,适当坏,多涉溺。余为之宰,始命发石于西山,得为柱者十有六,为板为栿者,半率巨壮,力敌百钧。板其址,穿植以为柱,柱为三,闩压以栿,又为方砥,层累于两柱之间,架木为杗,阁其上凡二十楹。其广如溪,纵十有八尺,飞檐列楹,丹矆辉明,气象伟杰,北道千里,行者创见。
    经始于淳熙己亥(1179年)十月之望,断手于庚子(1180年)二月之朔。是役也,费甚广,僦工饬材而民不知桥成。越四月,水大至,涛鼓风涌,与梁争高,而砥柱屹立,飞阁渠渠,若邱陵焉。惊流无以用其暴,于是可以纾民之役,而遗行道之安也。通济旧号,大其字以揭之,庶后之君子,由其号以知其实,有以敬其事。是年秋,余秩满去邦,人具石请记以文,谢不能,姑为志其略。
    碑立柏之下,双柏似鹤飞。鹤牌坊既指碑,亦指树也。
四.通济桥、金带桥前后为驿路上的名桥
    护桥寺位于金马山红岩子北麓,为新重建庙宇。此庙庙史悠久,庙前有400余年的双柏树,双柏树处有800余年的通济桥碑。通济桥初建年代无考,据南宋淳熙庚子(1180年)的《 魏城县建通济桥碑》记载,其在立通济桥碑前已经存在。通济桥历宋元明后,到清初“移基稍下”重建,乾隆初,第二次重建后,更名为金带桥。民国县志仍以金带桥称呼,可见此桥离开我们并不远。
县志有证:“护桥寺,治东六十里魏城驿金带桥边,乾隆三十三年(1768年)僧通书建,知盐源县事廖以庄碑记存寺中。”又载:“金带桥,治东迤北六十里,魏城堡西门外。古有通济桥,久圮,在今护桥寺前,乱石纵横,如布筴状。国朝土人移基稍下,架木为梁,率不数岁辄就倾,乾隆初,巡司郭炜、孙思杰后先募修,更今名,遂成伟观。”
    从志书和文人诗歌中找线索,通济桥和金带桥正是驿道上的渡河桥梁。古驿道当从通济桥、金带桥入魏城西门。《云栈纪程》作者张邦伸就是从金带桥行走的:“又二十里到魏城驿……又西渡金带桥……”张问陶诗句:“梦回金带桥西路,香雾濛濛接锦城。”张问安诗句:“晓风残月丹沙岸,古驿斜临金带桥。”
    通济桥是金带桥的前身,金带桥则是魏城西桥的前身。沿双柏树街东南向行200余米到魏城西桥。魏城西桥南北跨魏柳河,是一座一墩二孔梁桥公路。魏柳河上通济桥、金带桥、西桥的关系,正是驿路桥梁跨越时空的先后传承。
五.经魏城怀古
    过西桥魏城西街。九天飞凰说,魏城原来只有一条街道。魏城曾为县和驿,即便为镇也为大镇,我对此说当然难以置信。但是九天的话却得到了85岁的何锡基大爷和古世富向导的肯定:魏城原来只有一条东西向的独街。也就是现在相连的西街和东街。
    魏城西街、东街东西相连,全长近600米。行走于魏城曾经的独街,两旁尽是4-6层的临街带商铺楼房,全看不出古县和古镇的味道。根据东门外灵应寺三通清碑记载,道光、同治、光绪年间的魏城有多达几十个商号存在:桓丰荣、夔丰善、囗盛忠、德兴荣、永兴禄、合益成、囗盛魁、恒顺堂、庆余号、世兴号、长癸囗、恒顺号、元兴站、三合纶、义盛囗、米兴囗、三合隆、万和堂、新盛号、囗顺号、义隆囗、乾盛号、荣囗号、恒玉魁、广盛号、兴盛号、崇德号、五兴泰、兴发利、金盛泰、兴发囗、志义禄、庆丰号、天元和、永泰和、明囗发、玉兴丰、春囗合、兴顺成、囗义和、义兴泰、天一泰、福兴店、化雨堂。
    魏城历史悠久,是东汉大将军冯异的封地。三国时魏延屯兵于此,因修换石城墙而得名(另传说得名于王汤圆遇锄禾女鬼)。魏城县为县730年:西魏废帝元钦二年(553年)设魏城县,立隋唐五代两宋,于元世祖至元二十年(1283年)撤县建驿站,经明清到民初。1913年魏城驿改为区,辖9乡,解放后,魏城是镇、乡、区同时存在。
    《云栈纪程》载:“魏城废县,绵州东北六十五里。本涪县地。西魏析置魏城县,属巴西郡。隋郡废,县属绵州。唐因之。后唐同光四年,李继岌灭蜀,还至武连,李绍琛将后军至魏城,遂谋为变。宋仍属绵州。元至元二十年省。李膺《益州记》:肆溪东五十里有东西井,井西为涪县界,井东为魏城县界。今有魏城镇巡司。”
    驿高于铺,魏城驿下承绵州驿,上至梓潼驿,是古驿道上的重要枢纽。乾隆《直隶绵州志》记载:“古绵州“旧设金山、魏城二驿”。同治《直隶绵州志》对魏城驿有载:“绵于魏城设巡检,而以驿丞兼之,摄邮政也。”
    说到魏城驿丞,我想到了三位。第一位是道光中,倡建魏城文峰塔的李蕃。第二位是道光年间,任魏城驿丞二十余年、应对老实,接待过道光名臣李星沅的田丰。第三位是咸丰年间,蓝大顺破魏城,死于魏城巷战之中的吕豫江。
    魏城多胜迹,古今多有人题咏,其中当以唐罗隐《魏城逢故人》最为人称道:“一年两度锦江游,前值东风后值秋。芳草有情皆碍马,好云无处不遮楼。山将别恨和心断,水带离声入梦流。今日因君试回首,淡烟乔木隔绵州。”其结句已成千古名句。好友郭平和罗江东韵:“懒逐天涯海角游,乡思我已寄绵州。阖城人气三江满,大汉威仪二阙收。险去西川真富乐,安居涪水胜王侯。淡烟乔木情怀在,拙字何辞续一楼。”
六.通济桥碑待保护
    南宋淳熙庚子年(1180年)的通济桥碑,具有十分重大的价值。绵阳文保部门和当地政府已做过相当的保护措施,比如把通济桥碑移到护桥寺保护,把被取石打断的通济桥碑复原,把遭受严重风化的石碑加装玻璃罩进行密封。对有关部门的这些做法,真诚地点个赞。
    然而,通济桥碑现状并不乐观,特别是加装的玻璃罩已经被损坏,顶部缺少遮盖,如若到了雨季,可能不但起不了保护的作用,还可能让石碑积水,加速这通宋碑的损坏速度。
                        (李戴于2014年4月26日)
» 本文链接地址:http://www.rongfacun.com/1964.html
 » 如果喜欢可以: 点此订阅魏城新闻、荣发要闻
美丽开放的荣发村欢迎您!欢迎社会各界朋友前来荣发村参观,有志之士前来荣发村投资经商!——荣发村党总支、村委会,绵阳市荣丽大枣种植专业合作社 宣
村民
互动
招商
投资
评论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