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城篇】唐代罗隐《魏城逢故人》唐诗鉴赏

偶然发现一篇关于魏城镇的唐诗:

一年两度锦江游,前值东风后值秋。
芳草有情皆碍马,好云无处不遮楼。
山将别恨和心断,水带离声入梦流。
今日因君试回首,淡烟乔木隔绵州。
       

 

罗隐(833—909),原名横,字 昭谏,自号江东生,余杭(今属浙江)人。懿宗咸通元年(860),28岁的他入京应进士试不第,后来又断断续续考了几年,总共考了十多次,自称“十二三年就试期”,最终还是铩羽而归,史称“十上不第”,于是愤而改名为“隐”。黄巢起义后,他为避乱隐居于九华山。光启三年(887),已经55岁的他归乡依吴越王钱镠,历任钱塘令、司勋郎中等职;后梁开平二年(908)授给事中,次年迁盐铁发运使,不久病卒,终年七十七岁,是唐代享有高龄的诗人之一。诗工七言绝句,颇有讽刺现实之作,浅易明畅,善提炼民间口语。有《甲乙集》,清人集有《罗昭谏集》,《全唐诗》存诗十一卷。       

 

这首诗一题作《魏城逢故人》。锦江在四川成都市的南面;由成都向东北方向行进,首先到达绵州(今四川绵阳市);再 继续东北行,便可到达绵谷(今四川广元市);昆仲,即兄弟。诗人游锦江时结识了蔡氏兄弟,在他离开锦江、经过绵州回到绵谷以后,收到这两兄弟从成都寄来的书信。于是,诗人便写了这首感情真挚的诗回复他们——       

 

“一年之中,居然有幸两次游历锦江;第一次正值春风吹绿之季,第二次恰在秋云舒卷之节。芳草萋萋,似乎有意绕绊马蹄;流云依依,好像故意将楼台遮掩。青山有心,别恨令他肝肠寸断;绿水含情,离愁让她梦中咽泣。今天,因为想念你们而回头眺望锦官城;然而淡烟迷茫、乔木高耸,我们中间还隔着绵州呢……”       

 

诗人首联回忆往事,流露惊喜之情:大诗人杜甫曾有“锦江春色来天地,玉垒浮云变古今!”的赞叹,锦江历来就是“天府之国”的名胜之地,能去游一次,已是很高兴、很幸福的了,何况是“一年两度 ”,又是在极适于游玩的季节。两个“值”字,既有际此春秋佳日之意,又蕴含有幸与君相逢之意。诗人表面上是在简单交代游历锦江的时间,但实际上却包含着对锦江“景美人佳”的无比怀念。现在自己已经到了绵谷,可朋友还念念不忘寄来书信,自己怎能不欣然回顾呢?       

 

颔联记游,极写锦江之美:诗人上句承“前值东风”写春景——锦江之畔,芳草萋萋,连绵不尽,它们好像对自己依恋有情,有意绊着马蹄,不让离去。下句承“后值秋”写秋景——天远风轻,秋云舒卷,美丽的云彩也仿佛很富有感情,为了殷勤地挽留自己,故意把楼台层层遮盖。“碍马”,给人以“踏春归来马蹄香”的美妙联想;“遮楼”,给人以“云遮高楼、缥缈似仙境”的感觉。“碍遮”二字,用笔迂回,明明是诗人深情,沉醉于大自然的迷人景色,却偏将人的感情赋予碧草白云;明明是诗人不忍“跑马观花”、不喜欢“一览无余”,却偏说是草和云在故意“碍”“遮”。就像我们常常故意把“可爱”说成“可憎”或“讨厌”一样——正话反说,在充满俏皮味道的话语中,诗人对锦江风物人情的依恋,含蓄而出,显得别有滋味。诗人以情取景,以景写情,物我交融,意态潇洒,达到了神而化之的境界。虽然没有直接提及蔡氏兄弟,但“芳草”尚且“有情”,人还用说吗?       

 

颈联比拟,抒写离愁别恨:锦江的山水风光如此迷人,诗人自然不忍离开,于是在他的眼里,锦江的山水都好象有了人的情感——要走了,山会因我的离去而牵绕着别恨、肝肠寸断;水会因我的离去而魂牵梦萦、咽泣有声。实际上,真正肝肠寸断、魂牵梦萦的不是锦江的山水而恰恰是诗人自己!不言己而言人,对面着笔,比拟出之,诗人对锦江风物人情的留恋之情,更显真挚深婉。       

 

尾联应题,抒发怅绪作结:诗人之所以对锦江充满怀恋之情,除了它优美的自然风光而外,同蔡氏兄弟的情谊更是主要原因。最后诗人说:今天因为怀想你们,回头再望锦城,只见远树朦胧,云遮雾绕,更何况,中间还隔着一个绵州呢?“望而不见,聚而无期”的怅惘之情,用乔木高耸、淡烟迷茫的画面传出,更显得忧伤迷离。友情之深、怀想之切,尽在其中矣!       

 

全诗感情真挚,形象新颖,结构齐整工巧,“写景极佳而意极沉郁,是谓神行。”(《唐宋诗举要》)是诗人颇受好评的代表作之一。      

 

罗隐一生历唐末文、武、宣、懿、僖、昭、哀七个王朝,大半生都过着仰人鼻息的幕僚生活,所以他的诗文常常表现出强烈的愤懑和讽嘲之意。他拥有许多脍炙人口的名句:“采得百花成蜜后,为谁辛苦为谁甜?”“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愁来明日愁。”“圣代也知无弃物,侯门未必用非才。”“若教解语应倾国,任是无情亦动人。”“我未成名君未嫁,可能俱是不如人。”“时来天地皆同力,运去英雄不自由。”……除了诗歌而外,罗隐的讽刺散文的成就也很高,堪称古代小品文的奇葩。据说,鲁迅和毛泽东都很重视他的作品,鲁迅评说其《谗书》“全部是抗争和愤激之谈”,毛泽东对《甲乙集》中许多首诗都划有浓圈密点,粗略统计约有九十一首。噫!罗横不“横”,罗隐不“隐”。名与命,命与名,冥冥中若有数焉!       

 

余试以诗解之曰:

 

春秋两度锦江游,风物人情忆未休。
踏马寻芳滨绿水,擎舻观云傍青洲。
朝听丝竹入宽巷,暮饮美酒上华楼。
今日值君附书至,隔谷回望烟树幽。

» 本文链接地址:http://www.rongfacun.com/2093.html
 » 如果喜欢可以: 点此订阅魏城新闻、荣发要闻
美丽开放的荣发村欢迎您!欢迎社会各界朋友前来荣发村参观,有志之士前来荣发村投资经商!——荣发村党总支、村委会,绵阳市荣丽大枣种植专业合作社 宣
村民
互动
招商
投资
评论 返回
顶部